新一代管家婆彩图

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暗渡投行 商业化转型何去何从

发布时间:2019-08-12

  12月16日,中国证监会更新了保荐代表机构和保荐代表人名单。与今年5月10日公布的首批名单不同,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(下称“信达”)作为第72家保荐机构,出现在新的名单里。

  而在首批保荐机构名单中,华融资产管理公司(下称“华融”)还是唯一进入名单的资产管理公司。

  四大AMC(Assets Manage Company,资产管理公司)转型之战在这份名单中已隐见刀光剑影。

  今年10月18日,现金回收率最低的长城资产管理公司(下称“长城”)总裁汪兴益宣布,准备将公司剩余的1500多亿元不良资产(不含政策性债转股)整体打包,向国内外投资者一次性转让出售。

  汪兴益的话隐约透露出了长城的算盘。他表示:“政策性收购的不良资产处置完毕以后,我们就可以全心全意地走商业化的道路了。”

  此言真实地代表了四大AMC当下的心态。继长城之后,其余三家AMC也加速将手里的不良资产打包出售。

  12月11日,东方资产管理公司(下称“东方”)向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(香港)有限公司出售了账面价值24亿元人民币的不良资产包。

  12月12日,华融方面也称,其与瑞士银行、摩根大通、雷曼兄弟、高盛、摩根士丹利等5家国际投资机构联合成立的合资公司获得了监管部门批准,账面金额约250亿元人民币的不良资产交割将于年底前完成。至此,华融已经与国际投行成立了8家合资资产管理公司。

  12月13日,香港上市公司银建国际实业有限公司下称“银建”)发布公告,称公司向花旗集团属下的CFPI(CitigroupFinancialProductsInc)出售账面价值2.28亿元人民币的不良资产。而银建的第一大股东正是信达。

  今年年初以来,信达接收了建行569亿元损失类贷款的处置业务,并通过商业化收购方式接收了交行641亿元不良贷款。在中行和建行价值2787亿元可疑类贷款公开竞价拍卖中,信达亦成为胜出者。到目前为止,信达累计接收的不良资产规模已超过1万亿元,信达作为不良资产一级批发商的地位已然确立。

  信达的“一级批发商”地位在11月29日处理一笔原建行不良贷款时表露无遗。当日,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与信达签署协议,从其手中收购了原建行剥离的可疑类不良贷款1300亿元。当时长城也参与了此次竞标。据媒体报道,信达与长城对“不良资产处置中发生的新增损失”问题无法达成一致意见,长城最终落败。

  而竞争的目标,事实上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:谁将成为向投行转型的胜出者。

  按照财政部的计划,设立四大AMC,初衷是对口收购、经营、处置来自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及国家开发银行的不良资产。因此,在AMC成立之初,财政部将四大AMC的生存期暂定为10年。

  东方资产管理公司股权与重组处处长丁化美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分析了AMC的发展方向:一是,AMC具有全能金融手段、丰富的资本运营经验、先进的专业知识和资产管理与处置能力、大批专业人才,因此AMC向“金融控股公司”、“投资银行”过渡是一种合理的选择;二是,既然AMC实现了资产收回最大化目标,就应当继续让AMC收购并处置剩余不良资产,成为一个专职处理不良资产的机构;三是,完成使命,如期结束。

  华融前总裁杨凯生曾提出,希望华融以后可以向投资银行的方向发展,成为中国新一代的投资银行。

  这一天,国务院批准了财政部上报的《关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改革与发展问题的请示》(下称《请示》),资产管理公司尚未处置完的近5000亿元不良资产将以三年为限,实行现金回收率和现金费用率“双率”包干,以利于国家财政锁定最终损失。与此同时,AMC索要四年之久的“直接投资权”也被赋予,此外还允许AMC对外商业化处置不良资产。

  《请示》中拟定的“双率”,是综合了前几年各资产管理公司的资产回收情况,以及未处置资产质量综合测算得出。现金回收率信达为18.5%,华融为17.5%,东方和长城分别在9%和7%左右。现金费用率的平均水平在7%左右。

  中国财政金融政策研究中心庄毓敏教授表示,资产管理公司的商业化转型已经开始。AMC在资产处置业务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和人员优势可能使AMC在今后投资银行业务中做大做强。

  对于AMC的“投行冲动”,财政部仍然没有给出明确的表态。12月21日,财政部金融司负责人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表示,国家对四家AMC的政策,仍然“只是商业化”。

  而四大AMC中实力最强的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办主任贾放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郑重声明,“我们就是资产管理公司,从来没考虑过做投行。”贾放同时表示,希望媒体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。

  长城一位高层人士告诉记者,事实上,AMC希望通过做投行业务来影响国家的政策。如果投行业务做得好,国家也许会出台政策,允许AMC的转型。

  因此,虽然国家没有出台政策,也没有公开承诺允许AMC经营投行,但四大AMC都已操作投行业务。

  早在2000年9月,华融就已获得了特别主承销商资格,可在资产管理范围内开展推荐企业上市和股票、债券承销业务。从2001年开始,华融已经分销和承销了中石化A股(600028)、太行水泥(600553)、建设机械(600984)等多家公司的股票。今年5月,华融作为首家成为上市保荐机构的AMC,其投行业务已为四家之首。据悉,华融正牵手中国工商银行旗下的工商国际,以期联合打造“工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”,其中华融为主发起人。

  在投行业务上,信达似乎更有后劲。目前,信达已经取得了上交所和深交所会员资格,马会开开奖结果!并与银河证券公司等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。另外,信达还结合债转股企业改制和资产重组,与多家企业签订推荐上市和承销协议。

  而对问题券商的托管,是AMC进入投行业务的另一个渠道。华融已经对德恒、恒信、中富三家证券公司实施托管经营。坊间传言,华融可能会收购上述三家证券公司,从而取得证券公司全套业务牌照。信达则对汉唐证券和辽宁证券实施托管经营,同时,信达控股宏源证券37.28%股权。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也于今年10月18日托管了闽发证券。据悉,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也将托管一家知名券商,并收购一家券商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,资产管理公司对券商的托管,实际上是AMC不断进入券商管理事务的过程,一旦证券公司的债务清理完毕,资产管理公司就有可能顺理成章地接手证券公司,得到证券公司现成的壳资源。

  对于AMC来说,在实现投行理想之前,还必须面对“能不能转型”的疑问,和“谁转型谁撤销”的悬念。

  事实上,AMC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一直受到外界的怀疑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巴曙松近日公开质疑AMC的效率,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金融市场处的纪敏也认为,AMC处置不良资产的速度和回收率都不尽如人意。而国家审计署对四大AMC的审计也让人们对AMC的前景充满疑虑。

  即便AMC转型投行最终获得国家的许可,也还存在一个谁将转型、谁将撤消的问题。市场普遍认为,四家AMC全部转型投行的可能性很小。

  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谢平提出的解决方案是,四家AMC合并成两家,调整AMC现有机构分布格局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张承惠则建议,成立一家国有独资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代替现有四家AMC,四家AMC的其余资源重组为投行或者撤并归销。

  甚至有消息人士给出了具体的重组方案,“信达并东方、华融并长城”。中国银行一位处长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分析,虽然近期实现合并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合并处置不良资产,处置快者在转型上占上风将是必然趋势。

  或许还有更好的方向。一位资产处置资深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提出了这样一个解决方案:四家AMC回归各自的母行,分别成立四家金融控股集团,各自开展资本市场业务和资产处置业务。政府甚至是国务院出面,建立面向世界的竞争、透明的国家不良资产交易市场,不良资产挂牌交易。由此,作为AMC备受争议的资产处置不透明问题不攻自破,业内监管、国内国际都可以皆大欢喜。

  1999年中国政府相继成立了东方、长城、信达、华融等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,对口收购、经营、处置来自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及国家开发银行的不良资产。公司总裁和副总裁由国务院任命。其中,信达对口中国建设银行、国家开发银行;华融对口中国工商银行;长城对口中国农业银行;东方对口中国银行。

  四家AMC以账面价格收购了1.4万亿元不良资产,其中包括601户国有企业4050亿元的债转股。收购资金来源于三个渠道:其一,国家财政对四家资产管理公司拨付了400亿元资本金;其二,人民银行提供了5700亿元的再贷款;其三,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向对应的四家银行发行了8200亿元的金融债券。